漲姿勢

葛大爺是怎么成名的

葛大爺是怎么成名的:

10多年前,葛優的母親出過一本家庭傳記叫《都趕上了》,這個書名是葛優起的,意思是像他這么一個長相平平,從小也沒顯露出什么表演天分的人居然成了家喻戶曉的大明星,這可不就是“趕上了”嗎?當然這只是葛優的自謙,回顧他的成名史,并不是只靠運氣那么簡單。

葛優的父親葛存壯是北影廠演員,當年演過不少配角,也算頗有名氣,葛優的媽媽施文心是北影廠劇本編輯,資深文字工作者。北影廠是名人院,葛優的好幾個同學是明星后代,他在其中屬于默默無聞型。雖然出生文藝家庭,但從小靦腆內向,除了會拉點二胡,沒什么文藝特長。

1976年,19歲的葛優高中畢業,到北京郊區的昌平縣興壽公社插隊,成為最后一批知青。葛優喜歡小動物,沒事就跑到養豬場,待著看豬。豬倌覺得這小伙子挺不錯,就跟隊里匯報,要求把葛優調過來養豬。于是葛優也成了一名豬倌,主要工作就是喂豬、打防疫針、給豬接生等等。這一干就干了兩年半。

1978年恢復高考,知青們都躍躍欲試,各單位也紛紛到農村知青點去招工,葛優有點美術基礎,家里希望他去考個電影學院的舞美或者攝影專業,但葛優突然說想當演員,父母都吃了一驚,家里人也知道他外型沒什么優勢,而且打小也看不出有什么表演天分,再有就是葛優性格有點蔫,放不開,父母都覺得他并不適合當演員。

但葛優執意要考演員,一開始,父母只是看著他折騰。他先報考北京電影學院,一試就被刷下來了。接著考青藝,考官讓他表達對周總理逝世的真實感受,葛優哭得一發不可收拾,考官認為他自控能力不行。

葛優還不罷休,準備接著考,他父親一看兒子是鐵了心要考演員,那還是幫幫他吧。再考實驗話劇院時,葛優父親先是找老師輔導,又幫著咨詢,還托陳佩斯的父親陳強事先跟劇團打了招呼。這一次比較順利地進入了復試。在即興小品階段,一位女考生表演“等待”,考官讓葛優上去蒙上她的眼。葛優一聲不吭,上去就捂住不撒手,他只知道考官讓他捂眼睛,下面該做什么,考官沒說,他也沒想。最后女生掙脫了,問他,“你是誰,你要干什么?”葛優站在那不知道怎么回答。女孩接著就罵他:“臭流氓,混蛋!”最后葛優蹦出一句:認錯人了。這場本來要考驗臨場應變能力的測試,顯然葛優沒完成好,最終又被刷掉了。

考了很多地方都沒有希望,葛優準備回農村繼續喂豬,臨走前一晚,他父親有個朋友過來說,全國總工會文工團要招學員,要不再去試試吧,葛優就留了下來。

這回當演員的父親親自上陣給他輔導,找了一個葛優最熟悉的表演題材,那就是喂豬。然后朗誦環節又找了配音專家張桂蘭給他做輔導,唱歌環節找了作曲家李萬里來指導。

這回考試葛優每一關都過得很順利,尤其是小品表演《喂豬》,那些場景都是他最熟悉的,在臺上揮灑自如,用他的話說,“別看臺上沒有豬,但我眼里全是豬。”

通過考試后,離正式辦理錄用手續還需要一段時間,這時國家政策允許知青返城,葛優先去了儲運公司當裝卸工,但在這期間出了點問題。全總文工團突然改變了方針,只吸收還在農村插隊的知青,可是葛優已經提前回城,他得知這個消息都快哭了。

家里又是一通忙亂,好在葛優在儲運公司還是試用期,不是正式工,檔案可以退回去,于是父母疏通了關系,約好了幾家單位同時到知青辦蓋章。那天葛優父親剛接到通知下午必須要到外地拍戲,沒有請假的可能。只有一個上午可以辦手續,如果辦不成名額就被頂掉了。在焦急的等待之后,退檔案的、接收檔案的人都如約到了知青辦,那時候的人辦事還是很講規矩的。就這樣,幾個紅章蓋上之后,葛優正式成為全總文工團的學員。跟他幾乎同期,在那前后兩年考入專業劇團或專業院校的演員有:濮存昕、張豐毅、張鐵林、謝園、陳道明等等。導演有張藝謀、陳凱歌、田壯壯、顧長衛、李少紅、霍建起、張黎等等。他們都成了日后中國影視行業的中堅力量。

葛優進入全總文工團后,跑了整整十年的龍套。一開始演話劇,第一個角色是演領導的秘書,臺上的表現非常生硬、拘謹。葛優每一次演出他父母都會去看,不管在哪里,無論刮風下雨,必定到場,看完后會給他提一大堆的建議。1985年,因為父母在北影廠的便利,葛優開始演一些電影的配角,第一部戲是《盛夏和她的未婚夫》,沒有引起人們太多的注意。之后又演了《山的女兒》、《女兒樓》、《私奔》等電影,都是反響平平,如果不提根本就沒有人記得他演過這些片子。

那時候葛優母親已經覺得他干演員這行不會有什么出息了。正好兒童電影制片廠剛成立,缺人,她想讓葛優過去當個攝影助理,學點技術,可能還是正路。他母親這么說也不是沒道理,因為她身邊就有很多這樣的演員,一輩子沒演什么像樣的戲,就老了,退休了,做了一場明星夢,幾十年青春付之東流。而且葛優之前談了個女朋友,家里條件不錯,但是看著葛優一直是個龍套,事業沒什么起色,就把他給蹬了。葛優現在的妻子賀聰是之后認識的,就是一名普通的小學美術教師。

葛優母親讓他寫申請報告調到兒童電影制片廠,他沒說寫,也沒說不寫,就是一直磨磨唧唧,他母親挺著急的。但父親葛存壯卻說,演員這行當,摔摔打打就會了,隨他去吧。

讓葛優迎來命運轉機的是1988年拍攝的電影《頑主》,峨眉電影制片廠的米家山導演在選角的時候看到了葛優的照片,覺得他這個蔫不拉嘰又相貌平平的樣子特別符合戲里無業青年的形象,于是給他定了機票,讓他到成都試鏡。葛優第一次坐飛機,給嚇的夠嗆,根本就坐不住,跟另外一個演員李耕來回在過道溜達。兩個人長的都挺怪的,其他乘客以為要劫機,也嚇的夠嗆。后來乘務員硬是把他們摁到了座位上。那次一起去試鏡的還有另一個長得怪怪的演員,就是梁天。

到了成都以后,葛優一直覺得就是演一個小配角,試鏡的時候很放松,米家山一看這狀態不錯,就把“楊重”的這個主角給了葛優。

演完這個戲,葛優拿了800塊片酬,高興壞了,之前他去北影廠拍電影都屬于借調,本身拿著文工團的工資,北影廠最多也就發點補貼。

葛優根本也沒覺得這片子能火,因為這個電影在當時屬于“非主流”,演員除了馬曉晴有點名氣,其他包括張國立幾個都不紅,而且長相很普通,跟那些全是帥哥美女的電影一比,簡直拿不出手,加上這個題材也比較冷門,原著是王朔寫的,當時本來就是很有爭議的,電影講的是幾個城市無業青年的故事,跟主旋律完全搭不上邊。

忽然有一天,葛優妹妹葛佳的一個同學鳴鳴來他們家玩,鳴鳴在電影學院讀書,她說,你們家葛優震了,我們剛看完《頑主》,大家都說葛優演得太棒了。葛優媽媽聽完還不信,心里想的是:我們家小嘎(葛優小名)還能讓特別挑剔的電影學院表演系學生震了?

葛優父母趕緊去看了這個電影,果然葛優演得特別松弛,而且這個電影幽默調侃的風格,在當時相對嚴肅的電影氛圍中,可以說是一枝獨秀。電影院里笑聲不斷,觀眾反響非常好。不久之后,葛優父母去逛商場,有人指著葛存壯說,這是楊重父親,這讓老兩口非常自豪。

葛優從此在全國有了名氣,很多年后接受采訪,他說:《頑主》是我的轉折點,米家山是我的恩人。

之后張藝謀找上門來,讓葛優在電影《代號美洲豹》里扮演了劫機犯鄭賢平,這個戲的女主角是當時最紅的女明星鞏俐。《代號美洲豹》對張藝謀來說是一部無足輕重的片子,只是他臨時墊一墊的作品,對葛優卻很重要,這個戲拍完,他的知名度又上升了一個檔次。有次在西安街頭,有個開吉普車的認出他來,還捎了他一段路。還有一次在小吃店,兩位觀眾特地買了兩條手絹讓他簽名,這是葛優第一次給觀眾簽名。

之后葛優片約不斷,連續拍了《圍城》《老店》《過年》幾部戲,知名度越來越大。90年左右,馮小剛王朔幾個人策劃了電視劇《編輯部的故事》,戲里“李冬寶”這個角色,馮小剛當時腦子里的唯一人選就是葛優。那時小剛跟葛優還不認識,但之前看了《頑主》,對葛優印象極為深刻,可謂神交已久。王朔跟葛優見過幾次面,算是認識,但也不熟,于是馮小剛拉著王朔,無論如何都要去找葛優。

那天下著大雨,兩人找到葛優家,結果住在隔壁的葛優妻子的嫂子告訴他們葛優出門了,于是兩人就在樓下自行車棚等著。王朔那時已經是大腕了,竟然被馮小剛央求著在凄風冷雨中站了倆小時,馮小剛的這種執著也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他能成事,不是沒有原因的。

葛優回來后,三人在屋里聊,葛優說已經接了朋友張小敏朋友的戲《大沖撞》,怕是沒法抽身了。馮小剛耍起三寸不爛之舌,開始說服他,勸他推掉《大沖撞》。

小剛說:反正都是得罪朋友,那你就權衡利弊吧,兩害相權取其輕。上張小敏的戲,你得罪了我們,卻只演一個配角;上我們的戲,得罪了張小敏,卻演的是一個絕對的主角,而且保證戲一出來就炸了。主意你自己拿,我們等你的信。

葛優最終還是推掉張小敏的戲,接了《編輯部的故事》,事實證明,這是一個極其正確的選擇。這部劇播完之后,葛優徹底火了。河南省漯河市肉聯廠找上門來,請葛優和馮鞏幫他們的“雙匯”火腿腸拍了一條廣告,在中央電視臺滾動播出,全國觀眾都牢牢記住了它的最后一句廣告詞:省優,部優,葛優。

之后的故事大家都比較清楚了,葛優連續演了張藝謀的《活著》、陳凱歌的《霸王別姬》,拿了大獎,進一步證明了自己的實力。而通過《編輯部的故事》,葛優和馮小剛結成了深厚的革命友誼,1997年他們合作了電影《甲方乙方》,開創了中國內地賀歲片的先河,從此,兩人深度綁定,推出了一部又一部馮氏喜劇,他們倆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成了中國喜劇電影的最佳品牌。

本站內容均轉自互聯網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這女朋友玩笑開的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下一篇: 心態太好了...
广东11选五投注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