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姿勢

說個孕婦販毒案吧

@田浩Ty

說個孕婦販毒案吧

其實這類案件寫過很多次,但每次都寫一半停了,因為總覺得表達不夠準確,尺度把握不好。現在已經是改過很多次的版本了,這是最難受的寫作狀態,而且可能和以往寫的東西不太一樣。反正只能這樣了。

那段時間丁卓休假,帶女朋友去布達拉宮玩去了,他一走,換了個姓杜的警官帶我們,私下里喊杜Sir ,這人最顯著的特征是額頭上長了一撮某大佬同款白毛,坦白說,業務能力是要比丁卓差一點的,但和我們也很熟,沒事就帶著我們黑丁卓,把丁卓平時罵我們的話偷偷都還了回去。

這種有口皆黑的狀態維持到丁卓假期結束前五天,因為丁卓突然回來了。這是誰也沒想到的情況,別人都是帶薪休假,他卻帶活休假。這是很反常的,畢竟我們是一支假值連城的部隊。

丁卓銷假之后第一件事就是集合,要帶我們去堵一輛臥鋪客車,也不知道他哪來的情報,反正一口咬定那輛車上有四個女性,體內藏毒。

我們開了三輛車去,其中一輛是檢查體內藏毒的流動查緝車。

羅K檢查了一遍胎壓,又把我們喊下來幫他打氣,軍車胎壓要比標準胎壓高一些,這樣車輛性能更好。但家用車不要模仿,危險。

車往南開,丁卓簡單說一下情況,連攔截地點都是現成的。國道從一個山谷里穿過,我們在出口設兩道關卡攔截,兩邊都是山,沒有懸崖,這樣臥鋪車會安全很多。

目標車輛在一小時左右之后到來,攔停,打開車門,一股臭氣迎面撲了過來,這種氣味怎么說呢,像是五花肉糜拌臭雞蛋在夏天悶了半個月的感覺,吃屎都比聞那股味道要舒服。反正這輩子我估計我是聞不到那個味道了,你們多數人這輩子也不會聞到。我剛一接觸,回頭就是一陣干嘔。適應了一會兒才能直起腰上車。

那天我持槍警戒,帶著防彈頭盔穿著防彈衣端著八一杠,最先站到駕駛員旁邊。

杜Sir 帶著檢查人員上車,車上的普通乘客都躺在鋪上,瞪著眼看著我們。杜Sir 直奔車輛尾部,那里躺著四個蓋著被子的人。

坦白講,我站在車頭位置,也能一眼辨認出她們,特征很明顯,面部有嚴重色斑,頭發凌亂,目光呆滯。就像我的鄰居一樣容易辨認。

無論我們說什么,她們看都不會看我們一眼,那個群體是唯一一個把我們當空氣的毒販。

無法交流也必須要檢查,杜Sir 準備把人強行帶下車接受檢查,但其中一個人主動把自己被子扯掉了,被子下面她沒穿衣服,而且看上去是距離分娩不遠的孕婦。

坦白講,我的嗅覺記憶特別好,現在看到孕婦的照片我都像是聞到了那股氣味一樣,產生強烈的生理不適。

杜Sir 明顯也受刺激了,沒敢給她蓋被子,直接就帶著人下車找丁卓去了,就我一個站在車頭盯著她們。

我們的操作空間已經非常小了,四個裸體孕婦,男性去不合適,全車旅客都看著呢,我們完全做不了這種事。但我們只有兩個女性,由于體力原因,也完全干不了這個活。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們是孕婦,一旦出現什么意外,比如突然挺身兒出了,我們怎么處理?

總不能把人放走吧?

丁卓最后決定讓駕駛員繼續開車,我們上去幾個人,維持車上的秩序和安全,我們的車給臥鋪車開道,直接開去了鎮上醫院。

到地方之后,先讓其他旅客下車,丁卓派人把全車人都集中在一個房子里,讓他們先喝茶聊天。

然后我們和鎮醫院的人溝通好,再買來一箱膠帶,直接上車,把四個人用幾床被子裹上,再用膠帶從外面固定住。

那天我一直持槍警戒旁觀,那四個人一直在抵抗,抓人,咬人,這種情況我這個警戒的也做不了什么,總不能開槍擊斃吧。

但我能想到杜Sir 他們的感受,因為這些人來自某個禁毒形勢相當嚴峻的地區,很多人家里男人吸毒或販毒死了,或者等于死了。也就是說,你不知道她們有沒有傳染病,還要注意她們的身體。

把四個人包裹起來之后,她們雙手抓住臥鋪的橫梁,力氣應該是很大的,幾個人拽了幾次才拽下來。

捆起來之后,也不敢她們抬下車,怕傷到她們肚子,只能用叉車伸到車窗位置,直接送出來。

四個人全部送出去之后,車上除了我之外,他們全都不知道什么是臭味了,大口喘著氣,除了杜Sir 頭上那撮白毛之外,所有人頭發都被汗水浸透,趴在頭皮上。

杜Sir 臉都綠了,跟我招招手示意我下車。

我說杜Sir 你臉都綠了。

杜Sir 晃了晃流著血的右手說:那我現在就是白毛浮綠頭,紅掌撥清波。

孕婦全部運下車之后,還有一件事。

這些孕婦雖然難搞,但至少目標明確。真正的難點是,剩下的旅客中,還有一個人是帶隊的,怎么辨認出這個人?

丁卓早有準備,他知道帶隊的是澳門人,所以杜Sir 在車上拖人的時候,他一直在觀察那些旅客,只有一個人是粵語腔的普通話,而且是個話癆,一副談笑風生的樣子。

在確定那些孕婦體內藏有毒品之后,丁卓沒有任何遲疑,直接讓我帶著人去把那個澳門話癆按了。

后來這類案件頻發,所有嫌疑人都像是按著劇本走的演員,那股臭味是他們專門投放的臭味劑,后面一系列案件都是一樣的味道,所以印象深刻。這個類型的案件,還有更惡劣的情況,就不說了,因為的確不能說。

反正最后是公安部派人下來,協調了很多事情,抓了真正的后臺組織者,才在一段時期內杜絕了這種情況。

至于那個澳門話癆,時年三十二歲,享年三十四歲,數罪并罰,蓋木歐瓦。

本站內容均轉自互聯網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美洲角雕,音譯過來就是哈皮鷹...
下一篇: 經歷過98年抗洪的人會深有感觸...
广东11选五投注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