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姿勢

馬云史玉柱“好基友”十余年: 兩肋插刀外,更因共同商業利益

文 | 鋅刻度,作者 | 王冬冬,編輯 | 浪鷹

剛剛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退休”的馬云,又一次成為關注焦點。

這次是因為史玉柱的巨人網絡——9月20日晚,有自媒體報道稱,巨人網絡9月19日晚間發布的一份公告透露,2018年6月馬云或以接近打6折的價格賣給了史玉柱螞蟻金服0.0899%的股份,價格為5億元人民幣。

截止目前,螞蟻金服尚未回應。但眾所周知,馬云和史玉柱感情深厚,人們因此對此額外關注,難道馬云和史玉柱的友誼,已經上升到了股份打折地步?

9月21日,巨人網絡對此回應稱,這絕對不可信,其關聯方北京盈溢互聯網科技有限公司按照螞蟻金服2018年融資時市場價格入股。

普通人相交一個真誠朋友都不容易,何況是牽涉無數的大佬——作為中國最知名的兩位商業領袖之一,在起伏的商業江湖中,馬云與史玉柱,維系他們十余年“好基友”的,不僅是英雄所見略同或惺惺相惜,還因為一起組建的一個龐大的商業利益共同體。

01 兩肋插刀“好基友”

在中國企業家中,長相都難稱英俊的馬云和史玉柱,絕對是異類——很多年前,《時代》雜志第一次報道馬云,就說他是瘋子;從負債 2.5 億到身家 500 億的史玉柱,很多人又認為他是騙子。

不過,正是這兩個人們眼中的“異類”,在各自商業領域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時,成了惺惺相惜的“好基友”,兩人之間的頻頻互動、調侃、損友不利己,持續了十余年,這在勾心斗角、反目成仇、爾虞我詐的中國互聯網江湖,實屬少見。

流傳最廣的段子是,2012年馬云剃光頭,就是馬云因“京東、蘇寧價格大戰”與史玉柱就結局走向賭局賭輸,兌現君子協定認輸剃光頭。彼時,史玉柱還在微博調侃了馬云。

不過馬云也沒忘記回懟史玉柱,回頭就吐槽史玉柱永遠紅上衣白褲子紅內褲的穿衣風格:老史啊,下次別老是這種搭配,可以試試上紅下綠嘛。

這些友誼真情故事還包括:史玉柱和馬云經常聚在彈琴聊天;史玉柱還在微博曬過在馬云辦公室耍大刀照片,稱“我到某人辦公室砸場子啦。”另外史玉柱比較喜歡按摩,所以找了朝青龍給馬云松骨。不過相比表情痛苦、受罪一般的史玉柱,馬云卻更懂得享受——也許是因為馬云懂武功?

大佬間的友誼,很多時候還比普通人更能惡搞。2011年5月,史玉柱、馬云、馮侖等大佬一起給自己開了一個追悼會,“給自己致悼詞”,以審視、思考過去的得失與人生未來。在追悼時大佬們都有一個自選動作,除了標準的哀樂之外,還選了三首曲子,分別是《其實不想走》、《真的好想你》、《走進新時代》。

江湖逸聞趣事之外,當然還有兩者之間的兩肋插刀。

今年4月下旬,因為Playtika收購案,史玉柱被網友惡搞,于是他接到了馬云等十幾通來自老友的“慰問電話”。

更早之前,史玉柱也為馬云多次力挺發聲,比如2014年7月,史玉柱就為阿里上市緘默期遭受的各種惡意攻擊打抱不平,他直言稱:“看到對方嘴巴被縫線,就沖上去吵架,這不公平。”此外無論是知名媒體人胡舒立批評馬云以及其他風波,史玉柱總是第一時間為馬云站臺發聲。

還有對雙方企業發展的鼎力支持。2013年巨人注冊全額寶商標第二天(注意,與余額寶一字之差),支付寶大樓下莫名出現祝賀全額寶上線橫幅,支付寶官方帳號也破天荒跟帖轉發,哪怕轉發的火星文無人看懂。

當然友誼小船也有差點翻了時刻——2011年,馬云將支付寶私有化,大股東雅虎與阿里爭論不休,大嘴的史玉柱說錯了一句話:“馬云是愛國的流氓。”這句話讓馬云生氣了,有一段時間不接史玉柱的電話。

02 大佬想成“基友”也不容易

在外界來看,馬云和史玉柱,是在2007年錄《贏在中國》節目有深交的,評委席上,馬云卻能穿著一身西裝坐在最中間的位置,他身旁是史玉柱和IDG資本中國董事長熊曉鴿。

一部分人始終對這個說法表示懷疑。要知道,史玉柱當年何等意氣風發:要建“中國第一高樓”,要趕超華人首富李嘉誠,“狂”到誰都不放在眼里時,馬云只是大學老師。

即便是錄制《贏在中國》時,阿里巴巴也還是很弱小,2006年收入只有24億元。而巨人網絡則在2006年推出《征途》,橫掃中國游戲市場,準備將巨人網絡送上紐交所,無論是互聯網還是報紙,頭條多是史玉柱而不是馬云。

以史玉柱的性格,甘心讓馬云坐在最中間并從此結識修好?

另一個江湖傳言,或許更為可信。據說是在IT界公認的前輩和大哥之稱的柳傳志的撮合下,牽線組了馬云和史玉柱都在的局。馬云才驚訝發現,史玉柱對人性特別是中國的人性有著極其深刻地洞察,而史玉柱同樣也對馬云的管理和深刻思想非常認可。

這才有了2016年巨人首次員工大會時稱,史玉柱稱被馬云說服了,認為兔子與狼相比,對公司危害更大。以及馬云同年底出席巨人網絡南方研發總部基地奠基儀式時,表示全世界商界只有兩個人跌倒了能重新爬起來,一個是美國的喬布斯,一個是中國的史玉柱。

史玉柱和喬布斯誰更厲害不在這篇文章范疇。但兩人上述英雄所見略同的表態,顯然是他們成為十年多好基友的原因之一所在。

只是,浮沉江湖中,原本惺惺相惜的大佬其實也不少。比如馬化騰和丁磊。

1995年,也就是史玉柱用漢卡叱咤江湖的時代,惠多網深圳站站長馬化騰在深圳接待了一位網友,發現這位網友的身材與自己差不多,都有一米八左右,更巧的是,他們都出生于1971年10月。

那時代的網友見面分外投緣,他們聊理想、聊抱負、聊互聯網,都決定要通過互聯網成就一番事業。不久后,這位叫丁磊的網友在廣州創辦了網易,馬化騰則在深圳創辦了騰訊。

這樣算來,這段江湖佳話至今已24年。不過,緣分如此之深的兩人,盡管此后也曾共同出現在公共場合甚至飯局,卻在也回不到過去了,有媒體甚至在2018年烏鎮互聯網大會后,用了這樣一個標題:“馬化騰和丁磊,友盡了。”

其實原因也很簡單,哪怕兩人私下關系再好,性格再和,緣分再深,但身份已如此:一舉一動,都會牽涉太多,何況騰訊、網易在游戲、音樂等領域的競爭早已劍拔弩張。

馬化騰和丁磊如此,他與曾同桌而坐、相談甚歡的張一鳴,也同樣如此——哪怕有心交你這個朋友,也唯有徒呼奈何。

馬云和史玉柱顯然不同,馬云曾說過,他不會在網絡游戲里投資一分錢,因為他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在游戲里沉迷。當然,馬云更不會涉足腦白金這樣的保健品。

史玉柱當年推出的全額寶,雖有蹭余額寶嫌疑,但后來巨人網絡總裁紀學鋒也出來解釋了:全額寶并非互聯網金融產品,而是由巨人網絡打造的一項網游消費增值業務。

兩者企業布局領域,至少從主營業務上,是如此涇渭分明。

或許,這也是馬云和史玉柱,能成為十余年“好基友”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03 共同的商業利益

此外,和傳言中的“泰山會”也有密切關系——作為中國最知名、最神秘的大型商會之一,盡管“泰山”經歷了幾次變化,但一直沿襲著較為緊密的圈內關系。

除了人們熟知的柳傳志、馬云、史玉柱,萬通集團馮侖、泛海集團盧志強、復星集團郭廣昌、華誼兄弟王中軍等,都是其中會員。

誰都能看出這個朋友圈的不得了,個個都是大富豪,事業版圖覆蓋高科技、互聯網、地產、金融、娛樂等方方面面。

“泰山會”除了定期聚會外,還擔負起拉兄弟一把的責任。最典型的案例就是,當年史玉柱蓋樓爛尾,就是“泰山會”的段永基幫了史玉柱一把,支持史玉柱從腦白金重振雄風,并且獲得新生。(當年馬云還是一個教師)

其實,在企業布局無關、共同圈子之外,還必須要有共同的商業利益。否則,外界為何難見潘石屹與史玉柱成為“好基友”的傳說?

大名鼎鼎的私募股權機構云鋒基金,就與馬云和史玉柱密不可分。

云鋒基金是2010年4月由馬云和聚眾傳媒創始人虞鋒共同創辦,馬云占股40%,虞鋒占股60%,所以它的名字叫“云鋒”,實際上是馬云和虞鋒私人旗下的基金。

云鋒基金總部設在上海,在北京、香港、杭州等地設置了分支機構,目前旗下擁有多支人民幣基金、美元基金、專項基金,涉足領域包括互聯網、醫療、文娛、金融、物流、消費等,無論云鋒基金無論投資何種項目,媒體時常都冠以“馬云看中,馬云青睞”之語。

“云鋒”的起源有個版本,馬云和虞鋒泛舟西湖上,突然有了合作基金的靈感。此后,史玉柱、四川新希望董事長劉永好、華誼兄弟的王中軍等小半個中國企業家聽說后,紛紛要求“算一份”。

因此,史玉柱也是云鋒基金的創建者之一,也是主要管理合伙人。這個基金,對史玉柱的巨人網絡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2015年,在云峰基金、聯想控股董事局主席柳傳志旗下的弘毅創領等操盤手的鼎力支持下,巨人網絡得以借殼收購世紀游輪,從紐交所成功回歸A股。

當年12月,被巨人網絡借殼后的世紀游輪收了20個一字板,漲幅超過572.8%。有媒體就報道稱,史玉柱、馬云和柳傳志三人合手,以低于30元的成本獲得逾5倍浮盈,可以說是大獲全勝。

2016年8月,巨人網絡宣布領銜以44億美元收購以色列棋牌游戲公司Playtika,參與收購的中國財團,除了巨人網絡外,云峰基金、中國泛海控股集團、中國民生信托、弘毅投資等都是重要操盤手。

當然,彼時的史玉柱和馬云,都不會想到,這場收購案會拉鋸持續三年之久,經歷無數波折后被證監會叫停審核,至今仍前途未卜。

不過,雖然經歷了三年的波折,但史玉柱依然執著于對Playtika的收購。問題是,在目前巨人網絡增長乏力,簡單來說就是已缺錢情況下,又有哪位老朋友會站出來幫他呢?

現在來看,排除云鋒基金,馬云和史玉柱這對“好基友”,同樣早已是利益難以分割了。

2014年4月,史玉柱與馬云旗下的云煌投資及謝世煌共同成立了杭州云溪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云溪投資”)。

成立幾天后,云溪投資來了個大手筆——華數傳媒公告稱,公司以22.80元/股的價格向云溪投資發行2.87億股,募集資金總額達65億元。全部由云溪投資以現金方式認購。

不僅如此,今年3月,巨人網絡發布公告,公司參與認購的投資基金上海云鋒麒泰投資中心(有限合伙)已完成工商變更登記手續,取得了《私募投資基金備案證明》——云鋒麒泰,是云鋒新創及其關聯方(合稱“云鋒基金”)所管理的第四期人民幣私募股權基金。

史玉柱曾說:“無論投資還是創業,核心因素都是人”。所以不僅是馬云,在史玉柱的崛起和資本挪騰中,都能看到盧志強、柳傳志、段永基、馮侖等商業大佬互相捧場身影,也讓他們的圈子友誼更加緊密。

比如曾耳提面令史玉柱,讓他少泡妞的盧志強,就是史玉柱的親密盟友之一。2018年8月14日,巨人網絡發布公告稱,公司以自有資金1億元認購民生信托設立的一只信托計劃。民生信托的實控人正是盧志強,這顯然是史玉柱對盧志強的捧場。

“好基友”久了,也就會默契地進入同一目標,一起賺錢。比如,巨人網絡、云鋒基金、螞蟻金服,都投資了蘑菇租房。

還有共同退出。今年5月,馬云、史玉柱同時退出私募基金中澤嘉盟投資有限公司(簡稱“中澤嘉盟”)主要人員行列。中澤嘉盟由“小靈通之父”吳鷹發起設立,成立于2008年,此前馬云、史玉柱同期加入該公司,都曾擔任獨立董事職務。

吳鷹的江湖地位也很高,和馬云等更是熟識多年,一張流傳甚廣的圖片是——馬云和馬化騰在某次聚會上不期而遇、相鄰而坐,吳鷹將雙手搭在雙方肩上,充當著“和平使者”。

所以其實啊,人不論老幼,地不分南北,利益共同,才是維系“好基友”的最核心所在——很多生活中的普通朋友都如此,何況牽一發而動全身的企業家、富豪大佬們?

來源:鈦媒體

本站內容均轉自互聯網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鐮刀們的朋友圈...
下一篇: 退居幕后16年,但邁克爾·喬丹依然屹立籃球鞋領域...
广东11选五投注表